教务处
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新闻 > 教育评论 > 正文
教育评论

高教社社长刘志鹏谈:高等教育教材的新时期发展之路

教育网 发表于: 2010-03-30 00:00 点击:
编辑:刘社长,今年是建国60周年,也是高教社成立55周年,能否简单回顾一下中国高教教材建设和高教社的发展历程?
刘志鹏:高等教育教材建设是与新中国的高等教育发展和改革密不可分的。
    建国初期,百业待兴,中国的教育事业也刚刚起步。“学苏”成为这一时期高教教材建设的关键词。这一时期出版的教材以翻译、引进前苏联教材为主。1954年,高等教育出版社在北京正式成立,当时下设理科、农科、工科等五个编辑室,高教社组织翻译出版了一大批前苏联的教材,及时地填补了解放后教材的空白,保证了我国高等教育迅速发展的需要。
    1955年开始教育部组织专家学者陆续编辑出版我国自己的大中专教材,中国的高教教材建设正式进入“自主编写”阶段。1960—1966年,高教社在“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指导下,成立了教材编审委员会,组织编写出版了一批我国自编的优秀教材。到1966年,我国的大中专教材基本解决了有无的问题。
    1977年我国恢复了高考制度,文化教育得到了高度的重视。随着高等教育逐步走向正轨,教育界对高校优秀教材的需求越来越大。教材的编写和出版进入了一个恢复发展期。1981年国家教委制定了编写     “七五”、“八五”规划教材的计划,一大批思想性、科学性、先进性、教学适合性兼具的教材出版,将教材整体水平推上了一新的台阶。在这一背景下,1983年,负责高校教材出版的“大学出版部”从人民教育出版社独立出来,恢复了高等教育出版社,邓小平同志亲笔提写社名。此后,高教社的业务范围、人员组成逐步扩大、规范。
    进入21世纪,我国的高等教育事业飞速发展。高等教育教材市场也得到了快速发展。同时,随着网络技术、信息技术的更新和进步,高教教材的建设和出版都面临着深刻的变革。高教社也不例外。
 
     
  编辑:高等教育事业和网络、信息技术的变革给高教教材市场和高教社带来了哪些变化?
刘志鹏:首先,我国的高等教育由以前的精英教育进入了大众化的教育阶段,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教学内容、方法、手段等也相应经历了深刻的变革。这就要求我们的高教教材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和变革。
    同时,网络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使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学习方式都有了巨大变化。多样化、个性化、立体化成为高等教育教材发展的必然趋势。在学校,多媒体等技术的应用,使传统的教育理念、内容和手段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传统意义上的教材建设,在建设理念、产品形态乃至建设方式等都无可避免地要经历深刻变革。
 
     
  编辑:高教社在新时期该如何应对这些巨大变化?
刘志鹏:对于我们来说,新时期的种种变化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高教社过去那种主要依靠政府支持、通过教育行政部门引领出版方向和仅为高校提供平面纸介教材的办社模式,显然已无法适应新形势和高校培养创新人才的需要。我们提出了“一条主线”的业务模式, 以精品教学内容为基础, 以不同种类和表现形式的教学内容集成为形式和手段, 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教学服务。同时确定了“集团化、数字化、国际化”三大发展战略。
 
     
  编辑:您提到高教社的业务模式是以“精品教学内容”为基础,是基于什么考虑?
刘志鹏:当前的高等教育出版领域“群雄争鹿”,各类教材数不胜数,但真正的精品很少。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就要改变过去那种单纯依靠规模和数量扩张的做法,而要靠精品支撑市场、支持出版社的发展。
 
     
  编辑:为了做出精品,高教社社进行了哪些方面的改革和努力?
刘志鹏:高教教材要出精品,首先是观念上的转变。过去,精品教材的表现形式往往是一本书、一个教学内容。随着数字化和网络技术的日益成熟,充分满足教育多样化和个性化需求日益成为教材出版的基本要义。传统的教材出版模式必须进行彻底的变革,那就是----要以师生的教学需求为中心,把最优秀的教学资源进行集成,并用最适当的表现形式满足多样化的教学需求。所以,现在的精品教材就应该是提供给师生的一个教学包以及与之相匹配的一系列教学解决方案。
    高教社要通过改革把从过去单纯以数量和规模求发展,转到重视质量和优质服务上来;要从过去出版一本书提供一个教学内容,转到构建立体化精品教材体系上来,把自己从教材的制造商提升为教学资源的服务商。
    百门精品课程教材建设计划、教学资源库项目、立体化精品教材建设,这些都是高教社精品战略的具体举措。近年来,我们的教材建设在向教学研究领域延伸。高教社于2002年11月启动了“高等教育百门精品课程教材建设计划”,并为此设立了“高等教育百门精品课程教材建设计划”基金,用以支持和推动全国高校的精品课程教材建设工作。
    另外,高教社每年都会利用寒暑假,组织教材作者和编辑以区域为单位,对高校的教师进行专门的培训,除了直接的讲授、介绍,还强调双向互动, 以加强教材建设的服务和推广。
 
     
  编辑: 可以看到,几年来,高教社为适应新时期的种种变化,做出了诸多努力和变革,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那么,下一步高教社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刘志鹏:在高教社今后的发展中,有几大重点:一是资源的研发, 主要是自己要研发一些教学产品。二是集成,     不但是高教社自身的资源,也包括全国乃至世界的优质资源,形成庞大的资源实力,再根据师生的实际需求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当然,出版技术和商业模式在不断变革和发展,高教社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作为出版社“客户”的师生对新的教学理念、模式的认知和使用也将是个长期的过程。因此,不论是出版社生产方式的变革还是学生学习方式的改变都是一个渐变的积累的过程,所以我们的改革一定是一个反复摸索,在失败中孕育成功的过程,“速胜论”是万不可取的。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同时,我们也坚信,高教人只要发扬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坚持 “植根教育、服务社会”的理念,我们的发展道路就会越走越宽。
 
     
  编辑:国家精品课程共享模式能从七高校联合办学模式中借鉴哪些经验?
刘志鹏:首先,借鉴联合办学模式,通过合作高校全面推广和广泛使用“国家精品课程”,积极鼓励高等学校之间的跨校选修课程机制,加强高等学校之间学分互认等,逐步实现教学资源共享机制的稳定化、常规化、持续化,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其次,共享的利益分配是个重要问题,关系到共享模式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根据武汉地区七校联合办学的经验,联合办学的高校可以按照学生修读课程、辅修专业、第二专业学士学位和双学位相应标准收取服务费用,精品课程资源中心通过精品课程平台维护和支持服务获得相应费用,精品课程承建高校按一定比例提取课程后期更新费用。
    联合办学的收费标准经物价部门批准后实施。具体分配可以为:总经费的70%交给接收学生选修课程的学校,用作教学人员讲课酬金和其他教学支出;10%交给学生所在学校,用于教学管理;15%交给国家精品课程资源中心,用于协调小组会务、秘书处办公联络、国家精品课程网络平台维护等日常事务的各项开支;5%交给国家精品课程承建单位和著作教师,用于精品课程内容的及时更新。
 
     
  编辑:基于辅修专业或双学位的国家精品课程共享模式与以上提到的三种模式相比有何优势?
刘志鹏:基于辅修专业或双学位的国家精品课程共享模式拥有较明显的优势,主要包括:服务对象的独特性、学习者存在的积极性、收费的合理性,并且有现成的武汉地区七校联合办学的案例借鉴。
    这种模式符合国家精品课程不具竞争性、有排他性的准公共物品属性特点。同时,国家精品课程获得了最充分的利用,形成了一种科学、规范、合理的长效运行机制,整合了办学资源,提高了办学效益,解决了国家精品课程持续建设和共享的问题;再次,促进了教师的教学和学生的自主学习,拓展和弥补了传统教学过程的不足。

地址: 广州市沙太南路1023号南方医科大学行政楼2楼    邮编:510515
版权所有:南方医科大学教务处
常用连接:学校首页   |   招生网站   |   教学发展中心   |   本科审核评估   |   旧版教务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