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务处
位置: 网站首页 > 教育新闻 > 学生天地 > 正文
学生天地

且行且珍惜

本站原创 发表于: 2010-07-05 00:00 点击:

从一而终的河流

 

 

 

  当越来越多的诗词歌赋都在描述着风花雪月的爱情的时候,很多人搁置了亲情。但这种搁置只是暂时的,亲情是血脉相通的,是一个古老而永恒的话题,是不会随着时间、贫富、疾病等一系列外在条件改变的,它会永远存在于我们内心最深处的角落里,默默为我们提供人生旅途所需的温暖和能量。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少年爱上了一位姑娘,他对姑娘说:只要你嫁给我,我什么都给你!姑娘说:我要你母亲的心!少年转身跑回家去割下母亲的心跑到姑娘那里去,在路上他被石头绊了一跤,妈妈的心摔掉在地上。妈妈的心说:孩子,你摔疼了没有?这个故事虽然残忍了些,但是却从本质上说明了母亲给我们的无私的爱。父母亲人在心中放下了他们自己,他们只期望我们能过得好,过得快乐,当所有人都在关注我们飞得高不高时,只有他们关心我们飞得累不累。亲情就像是从一而终的河流,伴随着我们走过的每一条足迹,灌溉着我们心田的干涸和荒芜,引领我们走出迷茫和彷徨。(林楠)

 

 

 

 

 

 

儿子20岁生日寄语

 

——来自07二临满韦韬的母亲苟淑芳女士

 

    儿子,再过两天就是你的20岁生日了。时间过得多快啊,妈妈的宝贝真的长大了。妈妈时常翻出你小时候的照片,一张张翻看着,呵呵,那些流逝的岁月就萦绕在眼前……是啊儿子,妈妈从未怀疑,你就是上天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是你的到来,让妈妈的生活从此变得丰富灵动。

    人生若有大幸,就是子女健康成才,又秉承了自己的天性,并且使这天性更为丰满,而妈妈正是这样幸运的人。儿子,你从小就聪明伶俐,在我们这样传统的家庭中长大,即便是到了首府那样的花花世界,你仍然保持着善良单纯诚实的天性,妈妈从不担心你会学坏,因为你是一个很聪明理智的孩子。虽然你从小就生长在我认为比较优越的家庭环境中,但你一直都是谦虚低调的孩子,从不张扬,从不跋扈,正因为这样,大概你的内心一直都是寂寞的,也是比较成熟的。也许别人家的孩子更加漂亮,更加优秀,但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妈妈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的、最棒的儿子。

    儿子,20岁是一个尴尬的年龄,别人不会再把你当小孩子,你的错误已不会再有人包容,你有责任承担自己的过失了。对不喜欢的人和事要面带笑容,是你必须学会的做人的圆滑。感谢所有伤害过你的人,然后在20岁生日的那天,对他们挥挥手,说声我不再恨你们了。仇恨留在20岁以前的青春,你长大了,你要正视伤害。谁对你好,你就对谁好,人际交往永远是礼尚往来的双向法则。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转身,要比眼泪快,这是必须的。20岁了,你必须学会承担难过,要经常对自己说,我也可以很勇敢。答应自己的事情就要做到,该对自己狠的时候就要狠,切忌优柔寡断、藕断丝连。对自己心软,成不了大事。20岁,这是你生命中一个新的开始。随时给自己准备一个微笑,告诉自己,我可以!

    儿子,你20岁的生日就要到了,这已经是你在外渡过的第六个生日了,妈该送你什么呢?妈妈就送给你这篇20岁生日寄语,好吗?儿子,在遥远的异地他乡,你走过了那么多孤独寂寞的日子,你受苦了,在妈妈的心目中,你是最坚强的好孩子。现在,你又长一岁了,你会变得更加成熟。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吃饭,好好强身健体,早睡早起,不要熬夜,处理好自己的学业,理智地对待所遭遇的一切,永远都要弄明白自己首要的任务是什么。记住,天下从不会有免费的午餐,信念、坚持、努力,这些仍然是你制胜的法宝,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儿子,你准备好了吗?

    祝我的儿子在异地他乡平安健康,顺利完成学业!祝福我的儿子20岁生日快乐,永远幸福!

 

 

 

 

 

 

妈妈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

 

  妈妈明明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为什么在我四岁的时候就要收回。明明我每天都很听妈妈的话。

  在妈妈离开之前,她有没有想过我的人生, 我不知道,只知道她留了一条项链作为我的嫁妆。我一直很努力回忆和她有关的一切。她煮饭时候的背影,在缝纫机旁忙着给我做衣服的样子,我还记得她踩缝纫机的声音。常常有人问我是否还记得妈妈的样子,我真的不记得了。

  看着别人有妈妈送着上学,有妈妈的惦记,有妈妈的怀抱,还可以响亮地叫妈妈。妈妈离开以后,这一切都不属于我。同学说,妈妈很唠叨;同学说,妈妈管得太严。其实我想说,只要妈妈在,再严厉再唠叨我也愿意。

  听奶奶说,在聚宝盆里烧了的元宝纸钱都会被神接收到。我信以为真,我不止一次地写信给妈妈,然后折成心形,悄悄地烧给妈妈。我跟妈妈说,我好乖,我好想她。我问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我多么希望能在梦里见到她,可是一次都没有过。我想妈妈是不是不想念我,为什么不托梦给我。

  我总幻想妈妈在我身边。我想和她牵手,我想和她一起看电视,我想和她一起逛街,我想陪她做一切一切。妈妈走了以后,亲戚很照顾我。可是,我只想要妈妈。我连妈妈喊我名字的声音都不记得了。我常常提醒自己,要不时回忆妈妈的事,时间长了,想回忆都回忆不起来了。我要一辈子都记住仅有的回忆。

  记得那天爸爸急急忙忙地从房间里把妈妈抱出来,再将妈妈放在一张长桌上,又从厨房里拿了一块冰糖塞到妈妈嘴里。什么反应都没有。我站在一旁静静地看。我看不懂爸爸在做什么。接下来的事情我几乎没有记忆。唯一的印象是家里来了很多人。后来爸爸把妈妈的东西都扔掉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妈妈的一去不复返。因为我记得我那时候没有哭闹,还去了邻居家玩得很高兴。还是我当时不明白,失去了妈妈是一件有多可怜的事。

  我的成长,妈妈只陪我走了四年。但我一直深信妈妈每天都在陪着我。我跟自己说,我必须勤奋读书,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妈妈看到会感到欣慰的。妈妈的欣慰就是我向前的动力。

    奶奶说,每次想到我们没有了妈妈,都会觉得我们很凄凉。我听着无动于衷,自小就习惯回家看不到她,日记里也很少出现她。妈妈活在我的心里,我习惯了。(蔷薇雨)

 

 

 

 

 

 

纪念,以爱的名义

 

       21年前,爷爷去世了,爸爸妈妈怕奶奶晚年太孤单,就又给她找了个老伴,你就这样在那年春天来到了我们家,同年冬天我也成为家中的一份子。以后的11年,我们一直在一起,我叫你爷爷,我们是没有血缘 关系的亲人。

  冰心说,母亲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母亲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对我而言,我是红莲,你才是荷叶,为我的童年遮风挡雨。

  我从小就跟你最亲,晚上要跟你一起睡,我尿床了,你会悄悄跟我换位置;你是一名老红军,硬朗的身板给我安全感;你到哪都带着我,逢人就说我是你孙女;我张着小嘴费力地啃西瓜,西瓜汁把小背心染得红红的,你摸摸我的肚子,逗我说“西瓜熟了”,眼里满满的都是爱;你每天晚上给我洗脚,我用黑黑的脚丫子扑腾你一身的水,你一点也不生气;我不小心把你的宝贝烟斗打碎了,你说打得好,以后再也不抽烟了,从那以后,你真的就戒了烟。

  我10岁,你得了偏瘫,从此,你一只手牵我,一只手拄拐杖;我12岁,离开你到外地上初中,用零花钱给你买了个钱包,你把我小时候的照片装在里面;我15岁,上了高中,离家愈远,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我17岁,你离开了我们的家,按照风俗,人老了是要回自己的家的。

  我去那个家看你,叫你“爷爷”,你颤颤巍巍,半天才转过身来,竟然哭得像个孩子。我把买的东西拿给你,我想看见你笑,你却哭了,你说我是你这辈子唯一放心不下的人。我给你喂饭,你吃得很急,看得我心酸又心疼;我给你擦背,看到的是皮包骨头;我给你洗脚、剪脚趾甲,这些都是小时候你为我做过的事情。你老了,不能再为我遮风挡雨,而我却还没有长大,我多想带你离开,给你依靠、保护你,却如此无能为力。

  那年冬天,奶奶没能熬过去,你也没能熬过去。你告诉过我,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我想你一定也变成了星星,只是换了个方向注视我。

  你走的时候77岁,我17岁,你在我们家待了17年,宠了我17年,疼了我17年,我欠你17年的恩情,这辈子却无法再偿还,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无力阻挡这荆棘般的别离,只能任它刺痛我的心,在心里默默细数你对我的点点滴滴的疼爱,这些珍贵的永恒的记忆就像沉甸甸、明晃晃的硬币,我将背负着它们,走在无数条陌生的路上,一直一直走下去,以爱的名义。(刘玉平)

 

 

 

 

 

记忆中的火锅

 

      吃火锅,是我非常喜欢的事情。然而远离家乡来广东上学以来,我却极少去吃火锅,偶尔去过,也觉得索然无味。不是因为我已经不喜欢它,恰恰是因为它其中包含了深厚的感情。火锅对于我,已经承载了很多东西。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父母带着我去吃火锅。因为我是独生子,而父亲又在另一个城市上班,所以平日家中就只有我和母亲。渐渐地,我家就形成了这样不成文的规定——每次父亲回家,全家人就会好好地吃一顿火锅。对此我们心照不宣,都用不着开口。后来成了只有当父亲回家的时候我们才去吃火锅。幼小的我平日里也会嘴馋,但也要倔强地等父亲回家再吃。我就这样简单地盼着吃火锅、盼着父亲回家的日子。在那热气滚滚的火锅旁,流淌着的是只属于我们的时光。

  对于这种别具意义的火锅,我在多年后仍能清晰地回忆起,一些画面永远保存着最初的清晰,好像一回头就能看到。我清楚地记得母亲平静地剥着腌蒜的手,清楚地记得父亲拿着漏勺穿过热气把肉放进我和母亲碗中的神态。在热气腾腾的火锅旁,父亲询问我学校的情况,母亲提醒我不要忘记努力;在热气腾腾的火锅旁,我向父亲诉说着烦恼,父母共同给我讲着他们的人生经验。热气腾腾的餐桌上弥漫着热气腾腾的幸福。

  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这就是我家的火锅。从中我渐渐地成长,渐渐地懂得了许多道理,渐渐地看到了自己的人生路,走到了今天。那记忆中的餐桌,是我人生的课堂,我对火锅的感情越来越深。小时候,我盼着父亲回家,盼着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火锅;现在,父母盼着我回家,盼着全家再次欢快地坐在那火锅旁,继续我们的话题。 (张凌杰)

 

 

 

 

 

 

 

      岁月已悄然远去,记忆的空隙里留下一抹暖暖的微笑。

      她说只要她微微一笑,他就会笑得更欢。他是她的孩子,只是早已随那一声汽笛消失在海的那一头。她依旧一个人,怔怔发呆,眺望,无止境的眺望……

      她总喜欢说着他的故事。“生日那天,我还是很晚才回到家里,电视开着却看不到人,原来他睡在沙发上。要知道那时候是冬天啊,冰冷冰冷的。轻摇醒他,他睁开惺忪睡眼,我本想骂他知不知道天气冷。结果那孩子拿出一朵头花,‘妈妈,生日快乐!这是给你的礼物。妈带上这头花肯定好好看!’他笑得好开心,我只能轻轻地抱着他,掩饰我的感动,我的泪。”她指着头上的那朵头花,示意我看。那头花,很旧了,却依然在她的发上停留。我想,这是一种珍惜吧。

      她已站在那一片黄菜花里,瘦小的身躯,弥漫着忧伤,眼里却倔强地露出希冀,依然是安静地望着远方,海的那一头,等待……

      我远远地看着她,她已是画中人了。我想,要是没有那一场雨,故事就没有了开始,是缘分吧,她遇见了他。他是孤儿,她将他带回家抚养,为此,她一生孤独。他和她之间是温馨的亲情,欢乐充斥着整个过程。只是他走了,回到父母身边。只是从此,她总站在这一片黄菜花地里眺望,因为他说“妈妈,等到黄菜花开花了,我就会笑着回来……”

       黄菜花,开了又落了。他终究是离开了,而她因这一声“妈妈”,带着暖暖的微笑,等待了,多年。(杜静文)

 

 

 

 

 

  记者手记

 

 

且行且珍惜

 

    小时候,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作文题目总是毫无厌倦地跟亲情挂钩。那些作文题目《我的爸爸》、《我的妈妈》,对于豆蔻年华的我们,其实只是一种形式。我们年少无知,能够懂父母所作的一切背后的多少呢。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害怕写我的爸爸妈妈。如今,我们都长大了,远离我们的家。于是,我们在大学里一夜成熟了。

    亲情于我是一份无法言语的爱。在岁月的消逝中,那份爱像一杯茶,慢慢地沉淀,慢慢地浓缩。这样一杯浓烈的茶,饮在口中,浓浓的苦涩,我却舍不得吞下。因为苦涩提醒着我们作为子女的责任。我们都不曾想过,并不是所有的亲人都能陪我们走到终点,并不是所有的亲情不会变为回忆。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有意无意地肆意挥洒这浓浓的亲情,以为它会永远为我们而停留。可是有一天,当我们停下了忙碌的脚步,蓦然回首,却发现亲人可能已无法再继续为我们守候,陪伴我们的只能是无尽的遗憾和悔恨。那么当我们饮下那杯茶时,我们是否会想起沉淀其中的爱呢。那些爱是父母给予我们最昂贵的财富,我们又能用什么回报呢。

    年少无知的我以为父母的爱那么理所当然。所以我们挥霍那份无法言语的爱,却忘了身边的父母在慢慢地变老。年少无知,不该成为理由的。有一天我们会懂,我们是在他们逐渐苍老的代价上长大。深浅的皱纹,踟蹰的步伐,丝丝白发,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父母。在我们走过的20多年里,我们关心他们多少,认真地看过他们多久。岁月是一个神偷,他正慢慢地偷走我们的父母。父母还能等我们多久呢。

    生命其实是很脆弱的,它往往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顽强。很多时候,我们总会被生命之花表面上的灿烂所迷惑,没有谁会特意地去发现隐藏在这灿烂背后的凋零。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以为今后还有很长的时间能够与父母在一起,其实不然。父母的生命之花在凋零,有些物与人失去了,就真的找不回了。在父母有限的生命里,我们不该吝啬我们的爱,我们的爱于他们是花的阳光。

    如今,岁月已流,不尽静静追忆,告别了单纯,告别了被侵蚀的童年,告别了无知的伤害,手持苦茶,热泪如雨洒,不再懵懂,不再埋怨。张开我的双手,逆着风雨,紧紧拥抱我的父母。梦已阑珊,心有一丝灵火,且行且珍惜。(陈遂红)

 

地址: 广州市沙太南路1023号南方医科大学行政楼2楼    邮编:510515
版权所有:南方医科大学教务处
常用连接:学校首页   |   招生网站   |   教学发展中心   |   本科审核评估   |   旧版教务处网站